在时钟楼的脚下,五盏霓红灯放肆地侵袭着它。它的血在淌淌地流着,泣不成声。围绕着它的车流,似乎为它欢庆着,欢庆它那美丽的红晚装。望着遥远的钟,.. 阅读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