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时钟楼的脚下,五盏霓红灯放肆地侵袭着它。它的血在淌淌地流着,泣不成声。围绕着它的车流,似乎为它欢庆着,欢庆它那美丽的红晚装。望着遥远的钟,隐隐约约见着它那圆圆的脸孔,11.30pm。人们像蚯蚓般在这儿蠕动着,真希望能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会是你。

细雨蒙蒙,口里吹出暖气,摩擦着双掌,孤独继续地走向人群里。映入眼帘里尽是双双对对的情侣,双眼不由自主地把羡慕的眼光投射在他人身上。“来我这儿吧,外面很冷。”口袋里的手掌朝夕妄想,妄想握着你的那一瞬间。少了你在我口袋里的手,右手少了你给我的温度。

尽管街上的人们多么地热情,孤独用旁观者的身份,站在人海中无动于衷。人群之中,误会了多少人,失望了多少次,都不在乎。时间的流逝,孤独只能感叹着每一次的无奈与伤感。时间已快跨过零四年了,人们的情绪高涨,我的心却一直地沉落着。

钟声振裂了我的耳膜。烟花四起,像流星般划破这寂静的夜空。一对对的情侣情话绵绵,一边欣赏着天上多多动人的花瓣。只有我一个人在那儿静静地观赏美丽的夜晚。颜色渲染了我的脸孔,一会儿红的,一会儿绿的,但我的心里只有黑与白。

左手拔了许久未拨的电话。接通了,失望的神情,高兴的心情,一一刻在我的脸上。我们无语了许久,只听见烟花每一次爆炸的声音。拥挤之中,我望见了你,捕捉到你听着电话的背影,也看见你身旁的男人。烟花继续灿烂地闪着。无语中,我收起了电话,因为我已知道我已无法和你在一起了。

“想不想在此刻倒下?”我自问着。终于,伤心吞噬了脆弱的心。倒下,落地,像一片枯叶徐徐落地似的,任由热情的人们践踏着我,细雨怜惜着孤独,轻轻地抚摸着脸颊。

是泪是雨,再也分不清了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