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,刚刚吃过早餐,准备去上学,我和妹妹被叫进了爷爷的房间,爷爷艰难起身。。只模糊记得一个身影,其他。。全无印象。。。没想到却是与爷爷的最后一面。。

中午放学回家,门头挂上了白纸,我知道,爷爷走了,那一瞬间,小小的我不知道失去了什么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除了坐地上哭。。

家里的哭声,似乎就这么无止境的延续……

人来人往,却没有热闹的感觉,有的只是极度哀伤后所带来的平静。平时相互间的不满情绪,在这时都烟消云散。

我不忍心再望向家人,我想他们的眼睛是因彻夜未眠而布满血丝。。这彻底的伤痛,让每个人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。。

我走进堂屋,看着爷爷安祥的躺在床上。世俗的事,再也不能打扰他,再也没有烦恼……我想,他是幸福的吧……

爷爷依然躺着,可这时是躺在两个长长的板凳上。尖锐的哭声,刺痛了我的耳膜。我返回现实,下意识的抹一下脸,发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。

如果,泪水能带走这锥心的痛,我希望我们都能尽力的哭,哭直筋疲力尽也无所谓。只要…只要,泪水能为我们带走心中因失去亲人的痛。可是,我显然是奢望了呵。。。至少,我心中的痛并没有因之而减轻。。。

不知从哪,飘来了喇叭的哀乐。我们渐渐止住了哭。。空气中,掺杂着哀愁与呼唤。。

爷爷,您听到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