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禅:师傅,对一个人死心需要多久啊?师傅:那得看你对他有多失望了。一禅:哦?师傅:所谓死心就是一个慢慢累积失望的过程,一次次伤心,一次次绝望,心火也随之慢慢熄灭,等攒够了失望,也就该离开了。

有时候,你会莫名其妙的相信一个并不熟悉的人,并告诉她很多很多的事,这个陌生人,可以是沉沉黑夜,可以是袅袅清晨,可以是万古悬于穹顶的新月,也可以是某个萍水相逢的庙人。你们素昧平生,同行一段,你跟她说了好多你的过往和秘密,开心的,难过的,那些连你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的事情,你一股脑的就全告诉她了,分别时,你们没有道再见,山长水过,后会无期,你感觉…很安全。

师傅说:世间大多珍惜只能靠失去才能懂得,有些事情是留不住的,夕阳最美时,也总是将近黄昏。江南春天的尾巴总是雨季,结果连雨不觉春去,一晴方知夏深。这就是人生,不必伤感也不必惋惜,你得先学会忍受它的善变无情,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施施温存!

一禅:师傅,什么才是真正的喜欢?师傅:就是愿意跟他在一块儿一禅:好像是句废话..师傅:不然呢?喜欢就应该舒服自然,不必相互消耗,不必相互拖欠,轰轰烈烈撕心裂肺,都不需要。只是愿意呆在一块,一块儿吃一块儿玩儿,平和的欣喜,才是真正的喜欢。

在清水中放一颗糖不会太甜,但放一勺醋就会很酸。捡到钱不会太高兴,丢了钱却懊恼不堪,人不能为了一件喜事高兴一整年,却能因为一个创伤郁郁终身。痛苦给人的刺激总是远远大于快乐,所以人们宁可不得到,也不愿再失去,逐渐的,不悲、不喜。

一禅:师父,何为思念?师父:日月星辰,山川大河,都是那人,无可躲。一禅:可否具体点?师父: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一禅:可否再具体点?师父:后山的梅子熟了,只是再也没有一起摘梅子的人。

一禅:师父,世人受了伤后如何才能痊愈呢?师父:把伤口交给时间吧,总有一天,你会笑着讲述起那些曾让你哭的瞬间。一禅:哦?是伤好了吗?师父:不一定,只是你自己成熟了,不再怨恨,不再纠结,终于释然了一段撕心裂肺的感情,接受了这个充满遗憾的世界。

当你特别烦躁的时候,要先镇静,去林间,去街巷,去喝杯茶,或者发疯的运动,但不要找人聊天,朋友是跟你分享快乐的人,但没有义务承担你的痛苦,不要做个散发负能量的倾述者,从现在起要学会自己去承担去承受。

声明:以上所有作者均为一禅小和尚官方,本人仅作留念只用,无任何版权等,如有任何异议,请留言,我会在24小事内联系您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