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相识,也是最后一次。。

固定式的两点一线,从公司回出租屋的公交车上,公交走过环岛路时,转弯急刹,拧到手腕,电脑包掉在地上。蹲下去,捡不起来,疼的厉害。。咬牙,抬头,竭力把眼泪憋回去。。

到站,下车。“我帮你”,姑娘(小短发,一米五五左右的样子。。)直接捡起了我的电脑包,然后下车了。。她不会是想抢我电脑吧,,

你也住附近?(下车后她呆呆的站在那,等我下车,我也不知道怎么,脑子突然蹦出来这句话。。)

“没有,看你不方便,帮你,哈哈”(她笑的是如此可爱)

“谢谢,那走吧。。”

到了我住的地方,她点起了一颗烟。。空荡的出租屋内,灯线昏暗。我坐在地上,望着她发呆,与她开始交谈。。

 

“我每天早起挤这路公交上班的日子有许久了,习惯了呆呆的抓着座椅发呆,有座也不会坐,有时会坐过站,等清醒过来,也想不出来出神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,一直都是一个人过,用洗发水洗衣服,洗手液洗碗筷,我不自量力的以为自己具备独居一室一世的能力。知道前几天,凌晨三点,眼睁睁的看着两条鱼死去,我控制不住了,想你现在这样,傻傻的坐着,抽烟,哭泣,时而嘶吼,时而狂躁,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不安。一般情况下,我是极其讨厌和害怕任何有生命的动物的,当然,偶尔也会例外,爱屋及乌,那一次被两条死去的鱼下到全身发抖,抽搐,仅有的相依为伴的两条鲜活生命就这么突然没了。呵,她弹了弹烟灰,冷笑一声。猛吸两口之后将烟头对对自己的胳膊烫了下去。

”疼吗?“?我看到她把烟头烫在了还未愈合的刀口上,急忙拦她,可为时已晚。。

”试试就知道了:她睁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。。

“别闹,我可没那嗜好!”

。。。。

“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,也没什么刻骨铭心。只不过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,猛地会不过神来。一次下班回去,发现又死了一条,我淡定的把它捞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,我想把它埋葬,给它颂诗。。”

手机突然响了,她把烟头安在地上,拿了电话,去客厅接。我尴尬的收拾着自己凌乱的创,不经意间听到她一边哭泣,一边电话。。忘了多长时间了。。她讲完电话进来了。深深的黑眼圈,有些憔悴,不漂亮,但很耐看。。

“我想留宿一宿”她率先开口。。

“你不怕我是坏人?”这次换我直勾勾的盯着她了。。

看着出来她很憔悴,不停的咬嘴唇,活动手指,眼珠打转。

“想说什么都可以,我会一直听,如果想睡你就睡吧,我到客厅玩电脑。”

她有些语无伦次。。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。。

以下,大概是她的叙述:

我想有个男人养我,我给他洗衣做饭生孩子,当然我也可以自食其力,面包我自己买,他给我爱情就好了,可是呀,我都这么大了,还没给人当媳妇儿。情感中,男人永远挥霍自如,女人一直任人摆布,很多时候我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我以为能接受他的很合行为,包括出轨,只要他不离开,可有时,又希望干净明亮。

我想回应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她,大概只需要说出来,而我,只需要听着,就好了。。又或者,她不希望我听到什么。。

“我虽然不懂拒绝,也不想拒绝,每一个出现在我生命中的男人,我都尝试接受,虽然每一次都觉得可耻没同时跟三四个男人在一起,纠缠不清,不图钱财,没有感情,来来往往也不会对我造成任何伤害,有人突然就断了联系,以前那么巧合,现在也遇不上了。”

“你想要的,他们给不了”我玩着梦幻西游,头也不回的说,心思早已在游戏。。

对于爱情,对于金钱,对于生命,对于分别。。。。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要死要活的人,我那么害怕孤单,只想要一个承诺。哪怕他早上起床后匆忙赶往下一个约会。他离开时,我擅自去车站送他,等了三个小时,吃了三颗棒棒糖,见面不到五分钟,不欢而散。我们说过很多话,关于童年,关于成长,关于爱情,关于友谊,却从来没有关于“我们”。很多次我都欲言又止,却又怕听到谎言,怕无能为力。。

“他只想约炮,你却期待爱情,孤独是一种情调,比承诺更可靠。。”我想我是说错话了。。

“任他去吧,七年了,周遭人来人往,不曾改变的只是我依旧依着身体和性子恣意妄为,依然不曾有人愿意停下来多陪我些时间。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也不想去思考。早已习惯了希望和荒芜共存,我不爱任何人,亦不相信任何人爱我,在快乐和罪恶中周旋,给每个人出现和消失的自由,对一切失去争辩的欲望,毫无悔意,满是怜惜。但无论怎样,我都会好好的。”

“那段小三的岁月真是甜美,我像是个被宠坏的孩子,他那么细腻,那么温情。和他在一起,满是满足。”

“这不道德,人言可畏。”想起了我姐曾经评价小三的一句话。。

“去他妈的人言可畏。“她靠墙坐在床边。”能给我支烟吗?”

“我不抽烟。“继续一边游戏,一边漫不经心的和她聊天..

“那能帮我去买盒吗?502.“

”502是什么?烟吗?我为什么帮你去买?“其实,我梦幻西游在FB,没时间去。。

”我给你钱,你真抠门!“说着她拿钱向我走来。

我抬起头:”我讨厌女生抽烟,酗酒都行,就是不能抽烟,“

她突然一记耳光狠狠的扇了过来,“为什么要干涉我”,她队伍怒吼道,把头埋进并拢的膝盖,隐约听到了哭泣声。许久,抬头,强笑,用手拨了拨头发。

我将她抱到床上,转身走向厨房,拿起我厨房(虽然没做过饭,也算是个厨房吧。。)里唯一的水果,提子。。洗了洗,装在盘子里,端到床旁:”吃吧,也没什么别的吃的,别抽烟了,不好“

她闭口不言,眼睛一直盯着我:”你不会真对我做什么吧?”

“你想啥呢、?”

“我在想把他照片P成黑白色,挂在墙上!”看着她恨恨的说道。

“呵呵”我轻声一笑。

“知道吗,我也曾像你一样,自暴自弃,每个人都不是你所看到的样子,他们都是一边长着翅膀的纯洁天使,一边是拿着夜叉面目狰狞的恶魔。他们内心胆小与脆弱,都躲在了光鲜亮丽之下。他们也有潦倒的时候,也会在选择面前犹豫,也曾愚钝的放弃机会。安全感来自于吃得饱,有钱花,跟谁都没有关系,这世上的事情,别人的评价总是值得,不值得。只有自己的评价是,愿意,不愿意。。”

谁都可以每天吃饭,每天上班,每天走路,每天唱歌,却不能每天开心。矫情的话尽量憋在心里,天亮了你就会庆幸自己没有说出口。听说抽烟自残会上瘾,你且随意,你且自便,但请别忘了,余生很长,何必慌张。。“

我扭过头时,她已经熟睡,像个孩子,可是,我后面说的话,她应该也没听到吧。。烟头烫破了我的床单,这是我与她一起睡过的唯一一张床单。。

第二天早上。。她轻轻把我推醒。。轻声和我道别,和昨晚判若两人。。我也忘了问她的名字,电话。。后至现在,无缘再见。。

– -南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