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禅:师傅,为什么偷偷喜欢一个人那么辛苦却不愿意告诉她呢?

师傅:也许是害怕失去吧。

一禅:怕做不成恋人,还失去了一个朋友吗?

师傅:不,是怕失去那个人在她心中最美好的样子,喜欢一个人太久了就成了执念,到头来却分不清喜欢的到底是她这个人,还是自己用痴情为她镶上的光环,前尘往事断肠诗 侬为君痴君不知,莫道世界真意少,自古人间多情痴。

 

与世界交手多年,你是否已经习惯沉默无言,喜欢独处,任时间在手心回旋徘徊,不喜欢聚会,总有一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疏离感,佛说,一忧一喜皆心火,一荣一枯皆眼尘,也许心经可以给你的灵魂一种久违的安全感。入夜微凉,品一杯清茗,洒一纸墨香,宣纸过滤尘埃,狼毫雕刻时光。我们都是生命中虔诚的修行客,在陡峭的生活中寻觅一丝平坦,在冷静的日子里拥抱一纸温暖。